啾上枝头

人不能堕落,我想开车

树之尽头

  我醒来。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不过我并不觉得奇怪。比起人类的存在,还有什么是更奇怪的呢。

  眼前的少年对我说话,但是我听不见声音。可我能看懂他的口型。

  「我们要去寻找树之尽头了,现在你要跟我走。」

  “什么是树之尽头?为什么要去找?你是谁?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我听见自己这样问他。

  「我们要去寻找树之尽头了,现在你要跟我走。」

  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过的话。

  这个人很不对劲,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他的视线确实是落在我身上的,但我觉得他并没有在看我,或者说他的眼睛只是刚好朝向我,但眼神是虚的。

  我伸出手来在他面前挥了挥,他没有反应。然而却转身走了。

  我只好跟在他的身后。

  我们是从一扇门后走出来的。这是一扇长在粗壮的树干上的门,浑然一体。抬头看着这棵树,发现几乎看不见尽头。树间的缝隙里穿透了几束阳光,看起来暖暖的,但尝试着触碰就能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温度。

  另一件违背常理的事是,空气当中实际上并没有尘埃。那又怎么可能看见光呢。

  尽管我在想这些事情,不过我并不在意。相比之下,在我前方行走的少年更能提起我的兴趣。

  我快走了几步,与少年并肩而行。

  我开口搭话:“你……叫什么名字。”

  他顿了顿脚步,然后停了下来转身对着我。仍旧是没有声音的回答。

  「大概……我觉得大概是……」

  他用他无神的眼睛就那样望着我。

  「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了。」

  这时候我突然感觉他好像有点无助。于是我拍了拍他的肩。

  “没有名字不方便叫你。我叫你‘荼’吧。”

  因为他的头发是荼花的白。这是我每次为逝世的亲人插在床头花瓶的花,开得很盛。

  少年沉默了一会,重复着我的称呼。

  「……荼?」

  “嗯。”

  「那我就叫荼。」

  有一瞬间,荼朝我露出笑颜的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目光。那一瞬他真的在看我。

  还没来得及作出惊讶的表情,荼便恢复了原先看不透的样子。他面无表情地告诉我。

  「我们要去寻找树之尽头了,现在你要跟我走。」

  跟着荼去寻找那所谓的“树之尽头”已经过了三个白天和黑夜。

  我隐隐地察觉这个世界就好像RPG游戏一般。而荼大多数时间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NPC,但如果从原理上看这是不对的。要说一个只会按程序编码运行的NPC有时会回答你一些完全与游戏无关的问题,那他就应该坏掉了。

  不过这个故障的NPC的确是一个令我感到意外的BUG。

  我在第二天深夜看满天繁星的时候和他聊了一些东西。

  曾经像这般的对他说。

  “我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小王子》里的那个坏了飞机的飞行员。”

  他扭过头来,一言不发地看了我半天。

  「什么。」

  我勾了勾嘴角,带着无奈的笑意告诉他。

  “有一个飞行员的飞机坏了所以他被困在沙漠里,后来他遇到了一个从其它星球来的小王子。”

  然后我给他简单地讲了一讲《小王子》的故事,关于他的玫瑰花,关于六颗行星上的人,关于被驯养的狐狸,关于最后与飞行员的别离。

  “夜里,你要抬头望着满天的星星。我那颗实在太小了,我都没法指给你看它在哪儿。这样也倒好。我的星星,对你来说就是满天星星中的一颗。所以,你会爱这满天的星星……所有的星星都会是你的朋友。”

  我坐在他对面指了上空的星夜,他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人们眼里的星星,并不是一样的。嗯……那什么,中间一些我给忘了……”

  我咳了两声,继续说。

  “但是所有的这些星星都是静默的。而你,你的那些星星是谁也不曾见过的……”

  “当你在夜里望着天空时,既然我就在其中的一颗星星上面,既然我在其中一颗星星上笑着,那么对你来说,就好像满天的星星都在笑。只有你一个人,看见的是会笑的星星。”

  我以为他没听进去。

  就在我低下头去用树枝翻了一下堆起的小火篝时,他忽然张开嘴说话,我一下没反应过来。

  晃了晃神后我才开始对着他的口型看。

  「真正重要的东西眼睛是看不见的。」

  这句话是我说过狐狸告诉小王子的。

  他见我不说话,抬起手抚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过了半晌又说。

  「你要是驯养了我,我们就彼此都需要对方了。你对我来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望着他的嘴巴张张合合说完这么长一段话,我抬起眼看他一眼,他的视线又准确的盯上了我。

  「所以你看见的是我……所以我是对你来说是重要——」

  他却突兀地卡在了那里。

  停顿了一会,他失神地对我念着。

  「晚上好,精力值需要得到恢复,你该休息了。」

  我迎着这注视,不再说话了。

  渐渐的,我和故障的少年荼熟识了起来。

  我发现他其实是会思考的。但他思维回路非常奇特,而且绕的相当远,有的时候我很无语,特别想知道是打了几个麻花才能长成这样。

  现在前面遇到了路障。

  我瞪着路面上深坑陷阱吸了一口气。

  “这是要坑爹啊……有木有啊……”

  然后我看见荼走到一旁开始砍树。

  “你在干嘛?”

  我走过去问他。

  他呆了一下,干巴巴地回答我。

  「不是你的主意吗。」

  “……哈?”

  「……」

  他和我大眼瞪小眼地站了一会儿,又弯下腰去砍树了。

  我等他砍完了树,又看着他把树拖到坑上一横,心里感慨了一下NPC神一般的臂力。

  「可以过了。」

  他主动和我说话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是我的主意?”

  「这是要坑爹啊……有木有啊……」

  他将我的话重复了一遍。

  “啊哈哈哈哈。”

  我琢磨了一会他的意思,笑而不语。

  

  他盯着我半天不说话,然后过了陷阱,留下一个人在那干笑得好像白痴的我继续前进。

  说实话,走了这么久我却还是不清楚要找的到底是什么。根本就是一头雾水。

  我也问过荼,不过他总是用平平的语调说。

  「寻找任务『树之尽头』,线索提示,需要触发隐藏事件。」

  但有时候他又会淡淡地瞟我一眼,不回答我。

  “你不觉得这根本就没有意义么?找那个尽头之类的,还有不断地前进之类的。”

  「很重要。」

  他歪着头,好像想了想。补充了一句。

  「大概。」

  “这些事情很重要?我们不可以找个地方住,一起生活,一起笑吗。”

  我承认我是一个不思进取的人。比起行为,我更愿意去感受。主动和被动有时候得到的往往是相同的结果。对于这个命题,我通常采取的方式就是停下来,然后等待一些该来的东西。

  但,我不太有自信来说服一个走程序的NPC接受我的想法。

  毕竟我还是很大程度受到人类所谓的那些定义的影响的。

  “算了别在意我刚才说的,继续往前走吧。”

  所以我不过也只是说一说,我也和任何的普通人类一样。表里不一,很快便推翻自己的话。这挺令我羞愧,尤其还是在这样的一个空白得什么都不明白的少年面前。

  我本想终止这个话题的,但我的NPC朋友再次开口了。

  他脸上是茫然的表情,定格在那里。

  「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他大概又是想起了小王子。我也只好回答他。

  “真正重要的东西是只有用心才能看见的。”

  「心?」

  “嗯,用心……”

  说着,用手掌抚上他的左胸膛。我僵在了原地。

  我收回了没有感受到任何温度和起伏的手。

  「心?」

  荼还在愣愣看着我。

  ……心。

  这几天我总会下意识地避免与荼说话。

  或许是因为真正意识到了一些事实,或许……

  荼和我,我们是不一样的。

  在不知不觉间我对于这个游戏太投入了。一直以来我都刻意让自己不去注意那些不合理的地方,就在那个时候我发现了,我终于不得不正视。

  但第九日的夜晚,荼这样对我说。

  「我知道树之尽头是什么了。我也知道你是不属于这里的。」

  「树之尽头毁坏后……你就可以回去了。」

  「隐藏事件从一开始就已经触发了……从你见到我开始。」

  我疑惑地看他。他怎么会突然对我说关于树之尽头的事情呢。

  “那是什么意思?”

  他沉默。然后说道。

  「我就是树之尽头。」

  “你说……什么。”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重复那句话。

  「我就是树之尽头。」

  「本来一开始你不应该出现在那里,但是我生病了……」

  「所以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带着你去了反方向……对不起。」

  他按了按自己的胸口。

  「你之前摸的这个地方……是心吧?」

  「……我很早就发现了,有时……这里有奇怪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我是生病了。但我遇上你之后,我开始觉得这样的感觉不再让我那么困扰了……」

  「……我感觉,这段日子…我…变得很高兴。」

  「但是最近你好像总是在躲着我……这里又开始难受了。」

  他说完便又沉默了。

  我望着他,不知所措。

  他说的“生病”是指系统故障的话,这样下去他的数据大概会毁坏的。

  回到自己的世界吗……

  可对我来说他已经不仅仅是一个NPC了。

  我觉得心里很乱,想不清从何开口。

  我们就这样对视了很久。最后我说。

  “我不回去了……”

  「为什么?」

  “我不能……我不想让你,你知道……这样下去我们就再也无法见面了,如果你毁坏的话。”

  「这不重要!」

  他竟表现得很激动,而且我看出来他稍微有点崩溃。

  「你说过的,真正重要的东西是只有用心才能看见的!」

  「虽然我现在还是不太清楚那是什么意思,但是……对我驯养过的东

,我永远负有责任,我必须对我的玫瑰负责!……我必须……对你负责。」

  他说完就往下一摊,我赶紧上前伸手接住他。

  「所以你…要……回去。」

  他断断续续地说,有的时候开口会卡住很久。但他还是说着,我从没见他一次说过这么多话,就好像他要把全部的份都说完了。

  「本来我很……不安……因为你…在疏远我……我…以为你是不是……在想念、一些…重要的东西,想要回去了」

  「那我……就让你回去吧……这…样也好。」

  「……我…也看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心哪……」

  我心里紧紧地揪着,感到内疚。搂着双目放空的荼,不知说些什么。

  「你走吧,我还有……你留…给……给我的礼物呢……」

  他又说。

  「记、记得……」

  他忽然不再做口型了,他眼里带着笑意。就像一开始听见我给他的名字的时候。

  我轻声地回答他道。

  “我不会忘的……”

  荼动了动嘴角,他笑得很好看。

  小王子的故事我从来没有记得这么清楚过。

  ——只见他的脚踝边上闪过一道黄光。

    片刻间他一动不动。

    他没有叫喊。

    他像一棵树那样缓缓地倒下。

    由于是沙地,甚至都没有一点声响。

  后来,一天晚上。我去看望疗养院里的亲人时,发现一个独自坐在树下的男孩子。

  他一直仰着头望着天空。我有点好奇他在看什么,于是我便坐在他旁边,也仰起头开始看。

  “你在看什么呢?”

  他转过视线看了我一眼,打起了手语。

  我愣了一下。

  他等待了一会,见我不说话便抬起手抚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过了半晌拿出纸笔在上面写着。在尾部打了三个问号。

  「你又在看什么???」

  然后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关于那个梦,关于“树之尽头”,关于无神的眸子和笑颜,关于最后我与荼的别离。

  “我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像小王子一样的NPC朋友……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

  这就是全部的故事了。

完.

PS:我是有多喜欢小王子。

  主人公亲人逝世导致精神问题。接受疗养的根本就是他自己。

  两个奇怪的人的友情故事。

  中间讲了一段冷笑话。

  开始把原本的想法堆积起来,设定之类的,脑洞之类的。

评论
热度(3)

© 啾上枝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