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上枝头

人不能堕落,我想开车

必再相见

从远处吹来的风旋转着,在新建立的都市之上。NO.6的面貌焕然一新。现在是2020年,城市的新建已经进行了三年,初具规模。原本的墙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条干净清澈的小溪。

啊,那水的确是非常甘甜。

紫苑微笑着,不禁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新都市的建设一员,紫苑每天都依靠自己的双手去改变残破不堪,面目全非的NO.6。虽然现在的生活无法与高端智能的「克洛诺斯」相比较,不过比起不知潜伏在何处的监控和治安局调查员,现在的生活要比以前更加值得令人向往,人们得到了自由,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紫苑并不怀念以前的生活,现在的开始才是崭新的,是更值得期待的。

——因为我们约好了,「必再相见」。

如果要说从前的还有什么是没有忘怀的,大概就是拥有着黎明前那样转瞬即逝的美丽颜色的眼眸。那双眼睛一直在紫苑的脑海中注视着他,陪伴他度过了七年。

不知道那双眸子的主人何时会回来,但紫苑仍然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去西区帮忙打扫老鼠的住所。

紫苑整理好一沓厚厚的资料,起身对身旁坐着打算约恋人吃晚饭的香山先生说。

「您辛苦了,这是市中心新建广场的设计图和数据集,已经分类好了,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喔,好的。辛苦了,紫苑君。不过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早就回家,平时你可是经常主动留下加班的,难道说有约会吗?」

香山先生微微笑道,语气中有几分调侃的味道。

「不是的……」

紫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因为想帮老鼠打扫地下室。当然紫苑是不会说出口的,他随口搪塞。

「是和朋友约好了。」

「好、好我知道了,你快去吧,别让对方等着急了。」

「啊……嗯。」

离开委员会,紫苑慢慢朝家的方向走去。

心里想着要让妈妈多做一些玛芬带去给借狗人。不知道小紫苑有没有强壮一些呢?上次去的时候已经能自己学着读那些从老鼠地下室里带给他的童话书了。第一次听到这个小家伙的名字时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清楚地记得借狗人一脸得意地拍着胸脯,说「怎么样,是个好名字吧!我可是觉得他的眼睛和你的超像的哦,难道是你的儿子吗?」这样的话。

不过那孩子的母亲……恐怕没能在「真人狩猎」中活下来。

紫苑默然摇摇头,一步步走上通向家里的台阶。这一带依旧是老样子,基本没有任何的改变,不过母亲的玛芬受到更多人的青睐了。老旧的台阶上蔓延些许苔藓,青紫色的一片远远望去十分漂亮。紫苑的母亲火蓝并没有想过搬家,大概是对现在也很满足吧,只要想着明天又要做许多好吃的面包和自己的儿子就在身旁,她便很安心。

紫苑拉开面包店的门,门右上角挂着的铃铛便当啷当啷地响了起来,从厨房走出的火蓝端着装有圆面包的托盘,和蔼地朝紫苑笑着,说。

「欢迎回来,工作辛苦喽,今天我试着做了新口味的玛芬,尝试着放了红豆沙在里面喔。」

「啊,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紫苑脱下外套挂在置物挂钩上,拿起一个小面包轻轻咬了一口,衷心赞叹道。

「果然很美味,妈妈做的玛芬难怪这么受欢迎!」

「喜欢的话就多吃一点。」

火蓝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对了,妈妈,可以给借狗人带去一点吗?今天我要——」

紫苑还没说完,火蓝便了然地点点头。

「我做了足够多的分量。放心地分给他们吧,晚上要帮老鼠整理房间,对吧~」

「嗯,是的……不过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像以前一样忽然地出现呢?」

紫苑不禁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你很在意他对不对?」

「什么?」

「紫苑以前就常常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虽然我也有问过你,尽管你没有说,但我还是感受到你对老鼠是十分在意的呢。每个月你去帮老鼠整理房间的这天,看起来心情总是格外好呢。」

紫苑听完这番话有些微红了脸,下意识地反驳。

「没、没有啊……一定是妈妈的心情很好所以也觉得我心情好吧,不是说自己是什么感觉,看别人也是什么样吗?嗯,就是这样的,那、我去借狗人那里喽!」

紫苑说完,迅速转身拿起桌上的纸袋,装好一些玛芬,封上纸袋口便说一声「我出门了!」,打开门跑走了。

火蓝无奈地轻轻关好门,正想把剩下的玛芬摆到架子上时忽然听见了微小的吱吱声。柜子的阴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是月夜吗?肚子饿了吧。」

火蓝拿起小小的碎面包块走到柜台前蹲下,却发现在影子中闪烁的两只红眼睛的小黑鼠并不是月夜。

「这是……」

从小老鼠的嘴里传出有点熟悉的声音,火蓝立刻睁大了眼睛。

是那个孩子。

「伯母,好久不见。」

走过溪上的石桥,前方就是紫苑第一次离开NO.6时和老鼠一起潜过污水的垃圾处理厂,现在也重新整修过了,严格地管理着。而且专门建了一条通往西区的小路,其余部分都种上了绿化。沿着这条小路不到十分钟就能来到边缘的集市,比起从前脏乱的小摊确实整洁多了,这里的居民随时都能以低廉的价格买到新鲜美味的食物。

紫苑抱着面包慢慢穿过小巷,尽头就是借狗人的旅馆。

紫苑提议过让借狗人和小紫苑搬去与自己还有母亲一起住,不过借狗人大喇喇地喊麻烦啊不用啦吵死了之类的话,所以紫苑也没有再坚持,只不过找人来帮借狗人重新装修了旅馆。这几年来紫苑也做了不少体力工作,毕竟原先的都市被军队炸毁的地方有不少。不过多亏了这些锻炼,紫苑的体力也增强了很多,但是依旧没长什么个子。

走进院内,紫苑瞥见借狗人妈妈和他兄弟的墓,于是上前祭拜,便听见借狗人远远地大喊。

「嘿嘿。紫苑,怎么了,不好好工作难道又想来帮我洗狗了吗?」

「哟,借狗人,最近好吗?」

紫苑将怀中的玛芬递给借狗人。

「这是我妈妈做的红豆面包。」

「噢噢,这是上次的那种圆面包吗?真的很好吃哎,紫苑的妈妈有一双巧手喔,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食物来,比你这个天然少爷强多了。」

借狗人呲牙笑着,揶揄地说,眼睛弯起来变成一条细缝。

「欸?我也是有在好好努力的啊。」

两人谈笑着进了旅馆大厅,坐在摇椅上翻故事书的小紫苑一看见紫苑便来了精神,一下从椅子上弹起跑过来抱住紫苑的大腿,睁着大眼睛灿烂地笑。

「紫苑哥哥,你好久没来啦,来给我讲故事吧!」

「可以啊,这次想听什么?『王尔德童话集』还是『奥德塞』?啊,或者『天方夜谭』也不错呢。」

「我想听这个。」

小紫苑跑回柜台后面,从闲置无用的放酒格架中抽出一本薄薄的小书,塞到紫苑手里。

「……『小王子』,这本书是从哪里找到的?好老旧的感觉。」

紫苑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印着烫金花体字的硬皮封面,他很喜欢精装本的感觉,给人一种怀旧的古典气息……

——就像老鼠一样。

他心里突然没来由地冒出这么一句。的确,老鼠就像是从古典文学中走出来的人物一样。他的一举一动都那么优雅,让自己看呆不止一次,紫苑真心觉得老鼠很美。

「那本书是妈妈的一个客人送给我的,他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呢!」

听到这里紫苑忍不住笑出声来,就像他第一次听到小紫苑叫借狗人妈妈那回一样。

「谁是你妈啊小鬼!它才是你妈啦!」

借狗人有些气恼地指着趴在椅子上的母狗,随后又双手抱胸转身朝着门外走去,有些杂乱的像枯稻草一样的黑发搭在肩上。

「我出去买点东西,紫苑你看好这家伙,别让他和那脏兮兮的沟老鼠混得太熟,一看就是骗子,你别被那些伎俩玩得团团转了……」

借狗人转过脸来别有深意地瞪了紫苑一眼。

「啊……嗯。」

「才不是,那个叔叔真的是个好人啦!」

小紫苑嘟起嘴有些不服气。

紫苑牵着小家伙的手一同走过回廊,脚下的木制地板吱呀作响。一边走着一边环顾着旅馆房间里许多颓废的人们,不知不觉叹了口气。因为过去的西区是NO.6的垃圾场,所以还是有许多依然穷苦的人,要使它完全改头换面还是要花上一些功夫才行。

「喔,这不是小紫苑么,过来叔叔这里玩。」

突然从旁边的房间里传出男子的声音,打断了紫苑的思考,他转过头去看见房间的地板上坐着一个衣着落魄的男人,那男人脸庞上的胡渣很久没剃了,所以看不太出他原本的相貌。他戴着一顶破烂不堪的贝雷帽,散落在地上的大口袋里满满当当的,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

借狗人说的那个客人就是眼前的男人吗?

「嗯!」

小紫苑答应着,拉着紫苑进了房间。

「这位小哥看着眼生,不是这里的住客吧……头发的颜色还真是特别耶?不是假发吧,真漂亮。」

男人露出惊叹的表情。

「漂亮吗……」

老鼠也这么说过。

「啊,不是假发……由于一些内幕,所以……」

紫苑直视男人的眼睛,并不像想象中灰暗,而是很有神采与活力的。

「这样啊。」

男人笑了起来,声音很爽朗的感觉,很难想象他是借狗人口中的骗子。

「那小哥也一起来吧。」

于是紫苑和小紫苑并肩坐在男人的身边,小紫苑仰着头对紫苑天真地笑着。

「紫苑哥哥开始讲故事吧,叔叔你知道吗,紫苑哥哥讲故事最有趣了。」

他又一脸赞叹地看着男人说。

「紫苑?你也是紫苑?嗯,没想到叫紫苑的人可真不少。」

「哈哈,说的也是。」

紫苑也笑了,拿起『小王子』随意翻开了。

「那么我就从第二十一章讲起吧……」

「好啊。」

他便清了清嗓子,开口朗读道。

「就在这时狐狸出现了……」

紫苑的声音很好听,虽然略带沙哑,但却很温柔。

对了,老鼠是怎样评价的呢……

三年前的那个绝处逢生的夜晚,在生着暖炉的地下室里,自己坐在被书包围的椅子上为那三只可爱的小老鼠读『麦克白』的情景。他现在还记得老鼠说的话呢。

「那样照本宣科地念台词,麦克白可是会哭的唷。」

没错……我读得并不好,老鼠……远不如你,及不上你的千万分之一。你的歌颂才叫迷人,能够引人入胜,让人们身临其境,迷醉其中。你的专注、投入无人可以比拟,至少在我心中一直是这样认为。

紫苑不紧不慢地读着,两人似乎也十分沉醉于他所诵读的故事中。

「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个道理,狐狸说。但你不该忘记它。对你驯养过的东西,你永远负有责任。你必须对你的玫瑰负责……我必须对我的玫瑰负责……小王子重复一遍,他要记住这句话。」

紫苑结束了朗读,深吸一口气闭了一小会儿眼,再张开眼睛便有些期待地看着听故事的二人,问道。

「怎么样?」

「很不错,小哥刚才的朗读真的很深情喔,全身心投入呢!像是想要讲给谁听呢。」

男人用他那富有光泽的灰色眼睛注视着紫苑。

「小哥是个有故事的人呢。」

「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可取代的重要的人啊……这没什么。」

紫苑稍微有些苦笑,如果那个抛下他跑到远方去的人真的能听到就好了。

「哥哥继续讲下去啦。」

小紫苑趴在紫苑的膝上,眼瞳里满是星星在闪着光一般。

「嗯。」

随着天色渐渐暗下来,远方的积雨云也越压越低,稍稍有些起风了,树枝互相敲打着发出啪啪声。紫苑走到窗边关闭摇晃的窗户,转身拍了拍小紫苑的脑袋,蹲下身面对着他说。

「今天开心吗?哥哥下次再来给你讲故事怎么样?」

「一言为定,把小拇指伸出来。」

小紫苑放下手里的童话书,举起右手的小小指头认真地说。

「嗯!」

紫苑伸出小拇指和他拉钩。

「那约定好了,请你等我来赴约吧,但是现在我要走了,哥哥有重要的事情做。」

「哦……」

小小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点点失望,不过很快又焕发光彩。

「你一定要来喔!」

「一定。」

紫苑站起身向一旁的男人拘了一个礼。

「那么我先回去了,再见。」

男人挥了挥手,勾起嘴角。

「有机会再见。」

意料之外的是在快要到老鼠家时已经开始下起暴雨,紫苑只好一路小跑,但还是被淋了个透。他用备份钥匙打开上了两道锁的铁门,边进屋边把湿嗒嗒的衬衫脱下来。

看样子今天是回不去了。

紫苑有些无奈地走进浴室,快速地冲了个澡,换上了老鼠没带走的体恤衫,在照镜子的时候意识到这件衣服稍微大了些,紫苑哭笑不得地想着难道这三年来自己真的一点儿也没长吗。

他脑海中闪过某个台风夜里也是这样的暴风雨,让自己和老鼠邂逅了。那时候的老鼠身高还不及自己呢,紫苑不禁得意地想着。

让他在房间避雨,给他干净的衣服,请他吃美味的晚餐。

嗯……和今天的我多么相似。好吧,除了没有美味的晚餐以外。

也没有你。

紫苑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走到床边随意翻看角落里的书,过了一会儿干脆躺到床上。

他胡乱想道,觉得自己简直是老鼠中毒了。

想着想着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和老鼠一同住在这间小屋的那些短暂却快乐的时光。老鼠的眸子在炉火的照映下像天空一样美丽,有几分旭日即将升起时的感觉,紫苑呆呆地看着,情不自禁地呢喃着老鼠的名字。他忽然间又感到了唇上的湿润……

啊,对了……老鼠的亲吻,正是这样的感觉。

他迷迷糊糊地做着很真实的梦,这样熟睡了。

完.

PS:我只是希望紫苑还是当初的紫苑。
  有点喜欢紫苑的妈妈。 
  处于动画党和原作党之间,两边我都有喜欢的地方但也都有不喜欢的地方。
  觉得老鼠和西昂有点像,不知道原因。 

评论(3)
热度(13)

© 啾上枝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