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上枝头

人不能堕落,我想开车

《审神、刀与平常事》(二)

安定刚来的时候,那时还在第一部队,连同堀川和兼定一起从函馆出发,只见堀川像和泉守的小尾巴一样,左一句兼先生右一句兼先生。一路下来遇上不少敌军,好在大家都是老搭档,虽说安定有些手生,但团队合作起来也得心应手,只不过……

“兼先生,作战成功真是太好了呢!”

出头鸟啊!

我看着走在后面的堀川笑眯眯地对兼定这样说,禁不住暗自腹诽。往前面望了一眼,那边安定倒和寻常无异,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总觉得清光睁大眼睛若有若无地在朝这边瞪,搞得我一身冷汗。

堀川的性格原来是这样的吗,初见面的时候,看起来还挺正经,现在听着后方传来的声音却有些恍惚。堀川很强,在和泉守面前的堀川更强。现在全队的人估计都知道,为了在兼定面前好好表现的堀川简直兴奋得下不来。

我摸摸自己,在想要不要把堀川放入其他部队。

“他们俩就是那样的。”

清光放慢速度与我并肩,边说:“你别老看大和守了,我去前面看看情况。 ”

听他这么说我还没想到怎么回复,他就瞬间跑没影了。叫我别看安定又算怎么回事,怎么听起来意思很复杂啊。

没一会清光跑回来,他面色有些严肃,搞得我也忍不住严肃了起来。

“怎么又是检非违使、…”

他心有不甘,之前一次到鸟羽,被那群凶神恶煞的家伙打得不轻,虽然同队里他不是伤势最重的那个,但心里绝对是最不服气的。也不知道当时劝了多久让他撤退。

清光好强,或许也和过去得到的传承脱不了干系。我正想怎么说服他撤回,他握在刀鞘上的手动了动,结果摇摇头:

“还是走其他路,没办法到达预期的方向了!不过可以换条路找找资源再返回本丸,这行吗。”

“嗯,那就往寅方行进吧。”

清光平时总是很随便,估计他这次也挺认真。本以为他一定会应战,现在看来不愧是作为队长在渐渐成长,但或者其实还有其他可能性?比如说…我看向正听着清光的指令的堀川,偏头想着。

“大将。”

突然被正经叫了一句,一时有些怔愣。转过身看,原来是安定。他的表情有些微妙的变化,我感觉到他好像在担心什么。

“多亏了有大将在,清光他变得比以前更厉害了呢… ”

他跟在我身后半步,把自己额前的刘海拨到一旁,不好意思地对我笑了笑:“他原先总开玩笑,说什么嫉妒,我才要说羡慕,加州清光真是凭着韧劲在拼,顾全大局,还要分出闲心来照料我…真是苦劳。”

“我倒觉得…清光君变强,除了他自己的拼劲以外,安定君的功劳才是最大的。”

“我?”

我觉得自己嘴笨,想了半天也不知怎么去解释,就指指笑得一脸开心的堀川。

“安定君觉得,堀川君如何这么强?”

“是因为……”

安定迟疑地把目光转向和泉守,抿了抿嘴。我看他好像在想什么,就放他慢慢走在后面。

走到上次发现资源的地方果不其然又寻到了,清光分配好负重,我看他故意给和泉守多加了份量,摸摸鼻子没说什么。

“兼先生我来帮你吧。”

“不准帮他,有什么好帮的,你抱不动?”

清光挑衅地看着和泉守。

“哼、这点小意思怎么可能,再把国广这小子的加上也不成问题的吧。”

“嚯?挺厉害的嘛,来来堀川,把你的全都堆给他。”清光单手背着行囊,抬起另一只空出的手吹走上面的木屑和扣掉被刮起的指甲油颜料。然后不怀好意地怂恿堀川,给他出馊主意。安定在一旁笑着补充。

“对对,使用兼定可靠的英明神武之力。”

“哈哈哈,你们不要欺负兼先生啦。”

“结果最后,堀川的木柴到底是谁背回来的来着。”

趁着没有任务的这天,四个人难得地坐在本丸里聊个天,如今四人已不在一个队伍当中,清光和堀川持续着路途的进程,而安定与和泉守又是时不时的远征担当。平日里也不是不打照面,不过一来二去,这四人倒是很少凑齐。

“当然是我。”

和泉守双手横抱在胸前依着障子,一副事实如此的样子。

“胡说八道,绝对是人家自己背回来的。”

“我去泡茶。”

安定起身,清光挥挥手叫住他。

“点心记得要豆沙不要豆粒!”

“不对,粒馅的才好吃吧!”和泉守立刻反驳。

“什么!当然是红豆沙了,堀川你说呢。”

“我的话果然还是……”堀川感到左右为难: “只要是豆馅我都很喜欢!”

“那就把两种都拿来不就好了吗?”

安定转身叹了口气,表示自己懒得和他们讨论这个无所谓的问题。

他来走廊尽头的房间,拿出煮茶的用具,跪坐在软垫上仔细倒出茶叶。给挂起的茶炉下加上炭火,看着从茶盖缝隙中飘出的淡薄细长的烟,突然想到以前,也盯着药碗里积起的烟雾一点点升起。那时候的冲田君抱恙,总在榻上喝棕黄的汤药,安定他被放在架台上一放就是几年。

有时会想起清光,但他实在是修不好,只好被收了起来。被搁置在台子上的安定和清光相似却又不同,他被冲田用起时和原先不同,战斗几乎很少排上用场,多是挥斩下首级,给他们一个无法挽回的教训。安定有一次在被放回房前,偶然望见从墙檐翻来的一只漆黑的猫咪,舔着黑色的爪子好像在嘲讽,他比不上加州清光。

“咕咕咕咕咕…”

煮开的水滚烫滚烫的,不安定地沸腾着试图掀开茶炉的盖子。安定回了神,拿起一旁的毛巾按在茶盖上揭起,却不小心被热气烫了手松开了盖子。

“啊、”

落在榻榻米上的盖子滚了好几个轱辘,磕在墙角停下。安定无暇多想,上前捡起茶盖,只一心将没泡完的茶泡好,瓷杯放在托盘上。踮起脚在柜子里翻翻找找,豆粒馅只够装一碟,他只好把其余三份装上红豆沙回到房间。

自己和清光的房间正对着庭院,是本丸风景尤其好的一间,所以也就被来者理所当然地占据。他侧脸望着细流与小池塘,想起当初苦苦挣扎的那个问题。

加州清光之所以强大的原因。他本以为他们俩还是最相合搭档和对手,所以清光也不甘愿落人后。自己虽然觉得这个想法没什么不对,但却总觉得手中的碎片无法与清光的想法镶嵌合。

他甚至想开口问为什么。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了。

对了,大将说过堀川和兼定也是这样,不如去问问…

安定慢腾腾地回到走廊上,却只见清光一个人。

“他们人呢?”

“说是去找迷人的粒馅的证据了。”

“……那是什么啊。”

安定莫名其妙地放下托盘,朝清光那边推了推。

“红豆沙馅。”

“你喜欢哪个,红豆沙吗?”清光挑了挑眉,端起碟子用小勺挑着吃。

“啊—……我觉得红豆沙太粘腻,口感分明的话,我觉得不错。”

安定心想怎么还在纠结这个怎样都好的问题,默然一下后回答了他,然后顺便打算把剩下的点心解决一下 。

“那,兼定和我比……你比较想和谁做。”

一口还没咽下去安定就被清光惊世骇俗的发言吓的呛住咳嗽起来。一旁的清光看他咳得眉毛都皱起来,舔舔嘴唇说:

“你看你,我就这么一句你就像没开化样的,真是好纯情。”

安定突然间有点不想搭理他的疯言疯语,表情怪异,但一想到他的问题就有点不自觉地结巴起来。

“什么、什么做…做什么。”

“那我用大和守式的表达方式,”清光看他一眼,托着手中的豆沙,又拿起粒馅:

“红豆沙和红豆粒,你会选谁?”

“……”

安定扭头望池塘上蜻蜓低飞,清光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好悻悻放下碟子翻了个身,撑着脑袋背对着安定。

就在清光终于想要说点什么缓解气氛时,听见从那个坐着的人的口中传来的声音。

“你两碟都拿走了,留下的可不就只有红豆沙了么。”

“呃…诶?啊…嗯。”

清光有些懵,一时半会只发出贫瘠的单音节。过了半晌他猛地扭脸地看着安定有点耳廓发红地拿着小碟子,一声不吭地吃甜腻腻的红豆泥,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嘿嘿,可不是。”

完。

评论
热度(37)

© 啾上枝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