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上枝头

人不能堕落,我想开车

《审神、刀与平常事》(三)

清光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时不时瞟两眼正燃烧着的熔炉,边听我和刀匠的对话。

“哎—小哥你看帮我锻把次郎太刀怎么样?上次也特地请你锻的刀,给点福利呗。”

“保证不了。”

我拉着刀匠小哥好说歹说,希望他好好做工不要浪费辛苦出阵收来的石材。之前就是他帮我锻出的安定,筹集了一段时间的材料,我心下痒痒的想再来试一回。

“别这么说嘛!要锻就来把没有的呀,反正我什么刀都缺。”

我腆着脸凑上前,尝试以微笑打动。刀匠小哥转了个身望门外风景,假装没看见。

“……”

“我去找安定。”

我正准备更进一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清光突然啪地一下站起来,头也不回地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跑。我扯着刀匠小哥袖子的手一顿,想起了什么。

“……啊!?等等等等、今天内番轮到谁来着?”

“你又逃了吧。”

安定望着房间里磕瓜子的清光,哭笑不得。

“啊?你在说什么呢—”

清光咔哧一下咬开齿间的葵花籽打算装傻充愣,扭头看了眼安定又讨好地挂上一抹促狭的笑,用手背拍拍自己旁边的坐垫,招呼站着的安定来坐。

“来来来,坐这里。”

安定拿他没办法只好坐了下来。

清光拉过他的手,瓜子分一半在安定手心里。

“谁让他不把我和你安排在一起,多没干劲啊。”

“…少找借口、只是你不喜欢务农罢了…”

虽说明白了清光的心思,那样回应了的也是自己,但习惯又是另一回事,每每听到清光话里的暧昧安定都不知如何是好。他一瞬沉默接着缓缓地说道,将视线转向别处却又不知望着哪里,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衣料。清光俯下身凑过去看他表情,肩膀故意与对方的靠在一起。明明是再平常不过的小动作,却奇怪得变了味道。安定回头望见清光眯起的细长眼睛,似乎在不满他的逃避。

嗯,果然很像。

回忆起那只黑色的猫,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很快又被冲散。安定叹了口气。

“说起来……”

“唔?”

“明天是出阵的日子吧。”

说不清道不明地有些遗憾,是因为假期结束,还是又要经历不知是否有明天的重聚,以及提心吊胆的分离?安定想或许两者都有也不一定。

清光盯着安定抓皱的衣角,打量着他的神情。

“啊—是,这次要去安土。”

“已经到那么远了吗…”

“嘛,嗯—嗯。”

含糊地回答着的人偏过头去,安定听罢点头道。

“嗯,我明天也要出发去远征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回来还能见一面,你放心出阵去吧。”

“我也想放心……可和泉守那家伙也跟着呢,我不放心。”

清光小声嘟囔着发牢骚,手却偷偷地绕到安定身后撑着地,看起来像极了虚晃的怀抱。另一只手做贼心虚地抬起对着顶灯,假装欣赏鲜红的指甲。

安定无奈地看他一眼。

“为什么会出现兼定的名字啊…”

“这个嘛…当然是因为怕、”

“怕?”

清光扭过头一副正义凛然道。

“怕你们日久生情?”

“那也没有你久吧。”

安定下意识脱口而出,直到清光目不转睛盯着他笑得一脸莫名其妙的幸福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他有些尴尬地抓住围巾往上扯了扯,但也没有解释太多。

算了。他想。

丢脸就丢脸吧,反正是清光。

安定去为远征做准备,清光离开房间,一路好心情地闲逛到堀川和兼定的房间门口,忍住甚至想要推门而入炫耀一番的冲动,脚步转了个弯绕到新来的大俱利面前,无奈对方一副跟你不熟的表情只好讪讪闭上了嘴。

他只好跑回锻刀房,却只见刀匠小哥一个人拿着报纸喝着小茶悠哉悠哉,便开口问。

“咦,怎么就你一个人。”

“嗯。”

“那他人呢?”

刀匠小哥望了一眼清光。

“找你。”

“……”

“你逃内番。”

“……咳、那什么,刀锻好了?”

清光搓搓手逃避话题,踱步到桌前看台架上的刀静置着覆盖在锦布下。

“这是?”

刀匠小哥正开口要说话,猝不及防被我冲进锻刀房一拍桌打断。

“清光!!”

清光见状干笑着转移我的注意力,一边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哎呀,急着来看新伙伴嘛?”

我一听,立即把目光转向刀匠小哥。

“啊!锻好了?”

“嗯,是来派。”

“不是次郎啊……好想要太刀啊…”

“是大太刀。”

“……啊?”

“萤丸。”

刀匠小哥收起刀上的布,面无表情。

“……”

我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要恋爱啊……”

“和谁,我吗?”

刀匠小哥说着一脸嫌弃地往后站了点。

“…”

隔天是远征的日子,安定的第二部队一大早就出发了,第一部队还在无所事事,在本丸里七嘴八舌吵吵闹闹。我看着坐在廊下的背长刀的绿眸少年礼貌地对我笑笑,行装完备随时准备出阵的乖巧样子使我不由得心生感慨,没想到我也有时来运转的一天。清光四处转悠消磨时间到下午出发前。待到他来回廊找我时,手里多出一个小鬼。

“喂喂喂、这家伙说也想一起跟着去哦。”

说着拍了拍爱染国俊的脑袋。

“别拍啊?!会变矮的!”

“什么嘛,反正你也就这么高了,再拍也不会更矮了。”

“哈—?你说啥、”

“唔,爱染君真的想去?”

我示意两人安静,一边琢磨着,清光咬咬手指看向别处。爱染生怕不同意,忙说。

“想去想去!萤也去的吧?”

爱染斜了斜身子,冲不远处坐着的萤丸呲牙一笑。被叫到名字的少年看向这边,看到熟悉的身影眼睛一亮。

“啊,国俊!我去的哟。”

“噢噢!太好了,呃…”

爱染说着冲我使眼色,我只好点头答应,心里决定好队伍的变动。

“好吧,大家一起去。时间也差不多了,清光,去叫堀川君过来,再找来大俱利和烛台切。”

“好——”

等清光叫来人督促带好该带的东西,喊着号令一堆人终于出发了。

队伍进入安土地域,搞错方向饶了不少远路,最后来到关口的山脚下已是傍晚。天色昏暗了下来,在林中扎营生起火映得树影婆娑,时不时从山谷里传来鸟鸣。堀川寻找食物,烛台切去收集水源,萤丸爱染和大俱利在原地组装帐篷,我跟着清光跑去侦查敌情。

他一路沿着蛛丝马迹寻到一片沼泽前,俯身弯下腰蹲在灌木后拨开挡住视野的杂草,仔细观察沼泽地对岸阴霾笼罩的树丛,半晌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慢吞吞说:

“如果我说…前面可能会遇到大boss,打还是不打?”

“……打。”

我看出他在担心新编入的队员能不能指挥配合好,点点头,让他安心。

“万一又撞上检非违史怎么办?”

“……保持乐观?”

“然后被打得七零八碎回老家种地?”

“知道你讨厌种地,所以为了不被打得回去种地,要努力。”

清光掐了掐自己的眉心,暗中盘算怎么逃过下次的内番。

清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最后一班守夜的清光开始招呼部队起床准备继续行进。爱染套上外衣,揉着眼睛看了一眼身旁还躺着的萤丸,打了个哈欠伸手去拍萤丸的被子。

“萤——起来啦。”

“再一会…”

“不行不行、队伍要出发咯?去看庙会!快起床!”

说着爱染就去掀萤丸的被子。

“国俊哥—”

爱染被他叫的一晃神停下动作。

“嗯?”

“…太坏了。”

趁着爱染停手,萤丸卷着被子往里缩了缩,带着睡意的鼻音小声说了一句。

“诶!?什、什么嘛!”

两个小家伙终于从帐篷里磨蹭出来的时候,其他人也围在一起制定好了方案。

“根据推测,敌方主力军应该守在正东的关口,从这里往右绕过沼泽后,朝酉时方向前行,地形是竹林便于隐藏,这回我们采取奇袭。”

堀川拿着树枝在泥土上大致画出路线,听他战略的烛台切赞赏地连连点头。

“嗯,军师好智谋。”

“啊?军师、不不,我只是、”

“别谦虚别谦虚。”

清光拍着堀川的肩,一副自家人被夸奖般笑意盈盈。大俱利冷冷朝这边扫了一眼,一语不发站在旁边。

收拾完行装,队伍便朝着目标移动,渐近竹林。阳光穿透薄雾,从山崖后照射下来打在竹叶的晨露上折射得熠熠生辉。清光锁敌完后示意我下达布阵指令,摆好队形后随即身影隐于林中,一时间只有摇曳的翠竹发出沙沙的声响。

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我从岩石后探出身来望着大家离去的方向,左侧突然传来刀剑相击锃锃作鸣。

清光比出刀式,他落在肩上的发辫甩至脑后,握紧手中刀柄划破空气挥斩而去,刀尖略过飘舞的竹叶直指面前可怖的溯行军,手起刀落。敌人的胸膛溅出血花,清光抽出刺入躯体的刀刃,皱眉抬手甩了甩沾上的温红液体。

他收起刀背对着我,似乎又注意到了地上的什么东西,于是弯腰去捡。

我待他拾完转身朝这里走来,见他手中拿着一把刀。

“这刀看起来好眼熟?”

清光点了点头,伸手拨弄了下战斗时乱掉的刘海。

“这是大和守安定。”

语毕拔刀出鞘,寒光闪露出伶俐的刃尖,短暂的刺眼光芒中身着浅葱色羽织的青年的身形渐渐浮现。安定睁开眼睛,瞳仁还是清光所熟悉的水蓝色。清光在心里感叹了一番不管怎么看都眉清目秀赏心悦目。

安定看到清光时依旧顿了一下,没等他说话清光就把刀往他手中一塞。

“呀—又见面啦,来,这是你的刀。”

“呃?哦…”

安定接过刀,有些忘记本来要说的话,就这样杵在原地,清光只好无可奈何拉起他往回去的路走。

我则跟在后面无比纠结该将这把安定放置在何处的问题,就这样与大家汇合,直到回了本丸也没考虑出个结果。

“不然,住我们屋吧?其实倒也没差。”

远征回来的安定听清光说起了这件事,淡淡地建议道。清光别扭地看他两眼,手指绞着自己的辫子。

“不要。”

“为什么?”

安定有些意外,但刚这么一问却怔愣住,他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习惯加州清光接受大和守安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安定摩挲着手指,表面不露声色伪装自己的动摇。

“不要就是不要—”

“可是这样的话,不就只能留在仓库里?”

“唔啊啊——”

清光哀嚎一声趴倒在面前的小圆几上,心里扭成了麻花。

他不愿意让安定呆在漆黑的仓库里,若让他住进来也半推半就。清光心想,虽说都是安定,但安定和安定也是不一样的安定啊。

因为他熟识的安定只有一个嘛。

清光眨了眨眼,微微抬头望向对面坐着的安定,搁在桌上的手指勾勾,掌心朝上。安定犹豫了一下,也俯身下去,伸出手来轻盖住他的温热掌心。

清光眉眼弯弯,眼里映着与他容颜相倒,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安定。

未完。

评论(2)
热度(34)

© 啾上枝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