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上枝头

人不能堕落,我想开车

《审神、刀与平常事》(四)

深夜里大和守拿了换洗衣物去浴场。他把叠成方块的毛巾盖在头顶上,长吁一口气。热气慢慢飘起来消散在繁星满缀的夜空,院里岩石边种着的红枫的叶子掉了几片在水面,唯有这个时刻大和守才会为数不多地稍稍放松。

思考停滞了下来,他伸手拽下绑头发的头绳,系在手腕上。

原本断碎的加州清光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已是令人惊讶,当来到本丸时又净是些不认识的生面孔,而他们对待清光和自己却像是已经熟识一般,不可思议。

自己在这不过仅仅半个多月。

对于自己不是第一把来到本丸的大和守安定这件事倒也有所听闻,只不过这半个月来别说他了,就连加州清光也没见过几次。

也是啦,他大概经常出阵,很忙吧。

传闻中的另外一把安定好像也...

《审神、刀与平常事》(三)

清光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时不时瞟两眼正燃烧着的熔炉,边听我和刀匠的对话。

“哎—小哥你看帮我锻把次郎太刀怎么样?上次也特地请你锻的刀,给点福利呗。”

“保证不了。”

我拉着刀匠小哥好说歹说,希望他好好做工不要浪费辛苦出阵收来的石材。之前就是他帮我锻出的安定,筹集了一段时间的材料,我心下痒痒的想再来试一回。

“别这么说嘛!要锻就来把没有的呀,反正我什么刀都缺。”

我腆着脸凑上前,尝试以微笑打动。刀匠小哥转了个身望门外风景,假装没看见。

“……”

“我去找安定。”

我正准备更进一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清光突然啪地一下站起来,头也不回地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跑。我扯着刀匠小哥袖子的手一顿,...

《审神、刀与平常事》(二)

安定刚来的时候,那时还在第一部队,连同堀川和兼定一起从函馆出发,只见堀川像和泉守的小尾巴一样,左一句兼先生右一句兼先生。一路下来遇上不少敌军,好在大家都是老搭档,虽说安定有些手生,但团队合作起来也得心应手,只不过……

“兼先生,作战成功真是太好了呢!”

出头鸟啊!

我看着走在后面的堀川笑眯眯地对兼定这样说,禁不住暗自腹诽。往前面望了一眼,那边安定倒和寻常无异,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总觉得清光睁大眼睛若有若无地在朝这边瞪,搞得我一身冷汗。

堀川的性格原来是这样的吗,初见面的时候,看起来还挺正经,现在听着后方传来的声音却有些恍惚。堀川很强,在和泉守面前的堀川更强。现在全队的人估计都知道,为了...

《审神、刀与平常事》

加州清光刚跟着我从本丸的手入室出来,隔壁锻刀房便锻了新刀出来。清光他突然笑出了声,说这个时间长度,搞不好锻出的又是一把自己。

“那搞不好是安定呢?”

我实在想要安定得紧,他一听撇撇嘴不知道又在意什么地看向别处:

“他那样难用,你怎么就这么想要,我也不是说他不好,但我也不错…的吧?”

“是好ㄧ”

我盘算着要是锻出清光倒也不错。毕竟是我的第一把刀,也是第一部队的队长,清光的厉害我也见识过,现在全本丸最厉害的也就他了。如果是安定的话,是把他编进现在的队伍,还是做第二部队的…

“我说啊ㄧ…”清光瞟了我一眼,像是看穿我在想的事,吞吞吐吐地问我:“如果万一是真的是大和守的话……要编他进来吗?我...

© 啾上枝头 | Powered by LOFTER